白衣儒雅。

怎么会有他这么好的人。

师出同门又是青梅竹马,无微不至的照顾体贴与关心貌似是他对自己作为“师兄”的定义。

而这一切都让我整个人感受到了切切实实的暖意淌过心脏每个角落。

你送他东西,他会噙笑冲你说:“师妹送的礼物,无论如何,都会收下。”

会不可思议道:“你从哪里找来的?”

也会妥协着笑道:“你送的东西,我怎么会不喜欢。”

在你游历过了山川河海,找到雪狐皮想要给师兄展示一番,他却是带着无奈地责备道:“雪狐多么活泼灵巧,要剥下它的皮毛……实在残忍。”

你只能乖乖站在他面前反省着,暗暗记住了师兄不喜杀生,内心柔软细腻。

他也不再怪你,温柔地抚摸你的头顶轻声说没关系,肚...


*轮回日常。

*夜间小甜饼。注意查收。

*欢迎评论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从第六赛季周泽楷开始接硬照后,轮回就专门空出一层楼打通了作健身房用。

周泽楷自己是有健身习惯的,没有健身房之前他每天早上都会下楼绕着训练营跑几圈,顺便在街边小摊买点什么报纸之类的看。

当然第八赛季后他就不敢溜出大门到处转悠了。

小杠铃寝室也会有放。

所以属于穿衣显瘦脱衣肌肉线条很漂亮的那种。

杜明之前一直嚷嚷说让周泽楷把腹肌照当粉丝福利做成什么明信片。

“拿你自己的做。”周泽楷一边帮江波涛把高拉背训练器的横杆稳住一边摁着他的肩膀。

因为周泽楷今天给他增重了,还说以后一点点加。

杜明十分不...


很突然的是,长训改到了杭州。

最近就一直收拾东西找房子,还要去了解培训机构。

很忙自己心里头也很难受,因为突然要换一个环境。

有什么想看的梗可以私给我,后期我慢慢赶。

希望我在杭州能很快适应学习环境。

比大心心。


*夜间甜饼到货。注意查收。

*七夕快乐。卡着末班车。

*辛苦我的提供脑洞编辑 @无云

*欢迎评论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夏休期各个战队都会提前几天召回队员开始逐步进入训练状态。

轮回也不例外。

但是七夕,老板就特批了假。因为他自己都去度假去了。

“队长你不知道明天是七夕吗?”杜明吃惊的看着周泽楷。

周泽楷发愣。

敢情明天是七夕。他还真不知道。

最近忙队里的事晕头转向,好不容易休息一下了突然蹦出来个本来就该甜甜蜜蜜腻歪的节日。

“难道队长你还没有给副队准备礼物?”杜明补刀。

周泽楷瞬间有点头疼。他是想今年七夕好好的过一下,毕竟在一起四年多了,两个人的事队里上下都知...


就一件很小的事,也没什么感触就是自己觉得很想记下来。

今天回来的路上去配寝室钥匙。

听张叔*说出了门往左拐。

然后我拐到一个小十字路口问了陌生人,人说这条路的基础上往右拐,直走就到了。

走了半天还没看到,然而我发现这条路好熟……好嘛,早上来吃过早饭,从咱们门口出去直接穿过巷子就能到的街,绕了一大圈。

实在找不到我就看到路边坐了个大爷:搬着板凳坐着,后头还趴了条狗。

过路的好几个人都跟他打招呼,还有人递烟拍肩。

看起来在这片儿关系很好。

穿着淡蓝色的衣服,走进了看到他胳膊上类似街道管理的标识。

一看应该是对这片很熟,就问了句。跟我说就在前面,那个口子往左一看就看到了。

和小说...


*时间线为第八赛季季后赛结束。

*双向暗恋。喝完酒什么都好解决。

*没车。哭着下跪。欢迎评论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职业选手要尽最大限度的少沾酒,这是每个人都会具备的意识。

而就因为这个规矩,正值这个热血奋斗的青年时期的这群人,当然做不到那种饭桌上千杯不倒的豪迈姿势。

说明白点。

酒量都差。

一旦比赛赢了,肯定会庆祝。

一庆祝高兴了,肯定要喝点酒。

就算你不想喝,总有人会想方设法灌你。——叶修。

一提到醉酒,大多数人的反应都是个黑点。

像喻文州那种平日里啥情绪都埋着的人反应就不大,顶多乖乖坐在那里微笑,笑容很持久,看得人心里头直发毛。

像方锐那种平日里只给人看轻...


自从七条老师*说他们高中的时候音乐班用纯美声唱过爱情买卖之后,咱们班自己人也不放过自己人。

就比如说学猫叫。

一群每次唱视唱小字组la都低不下去的人在用那种低的不行的声音在那里“喵喵喵喵喵”。

那种美声唱法共鸣又强,整个班都是“一起学猫叫喵喵喵”。

可爱倒是可爱。

在不看脸的时候就挺惊悚。

你想想你闭着眼,整个室内跟混响似的还分声部。

哎哟…。

*七条老师:早上节奏课基本上都只打七条节奏的女老师。


*少天0810生日快乐。

*献给十八岁的大可爱。

*猜不到结尾+文不对题系列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看得见吗?”黄少天摆弄了半天支架才把它立起来,平板刚卡上去屏幕就出现了自己的脸,这才慌慌张张意识到提前按了开始键,装出一副早就预备好的样子打着招呼,“嗨屏幕对面的朋友们,能听得到我说话吗?”

为了防止看不到滚动过快的弹幕,黄少天临时霸占了卢瀚文用来“学习”的平板电脑,这才解决了眼睛跟不上大伙们的手的难题。

“离咱们的直播开始时间还有两分钟喔!”黄少天冲镜头比了个V,咧嘴笑眯眯地说,“对对对,现在是休息时间,十分钟后我们蓝雨就又要继续上午的训练了。”

嘴里叼着面包片的卢瀚文兴...


*时间线为小江冬季转回窗刚到轮回。

*梗源于 @作业同学→传送门☆。夸爆这个太太。

*夜间甜饼。滴——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入冬的S市冷得直让人打颤。

当然,也可能仅仅是对外省人来说。

江波涛抑制住了打喷嚏的欲望,可怜巴巴地抽了抽鼻子。

这是他来轮回的第三天,刚好赶上加训。

他第一天到轮回的时候,还没正式训练。

轮回的奶爸方明华带着还在轻微感冒的他参观整个轮回俱乐部,又去办了一大堆的手续,盖章、签字。

反正江波涛什么也不记得就是了,感冒没缓过来近期又一堆事儿,头脑本来就不太清醒,这下连文件的内容都没看清楚就匆匆拿笔签了名。

江波涛不禁想起来古代那会儿被迫卖身的丫头。...


*突发奇想搞这么个东西记录我的生活。

就是今天说是二十号集体考完试之后要分班了。

整个年级打乱分班的那种,从头开始学。

一堆同学就哎哟哎哟的叫唤不想分。

我们班学萨克斯的男生扭过头对坐在教室角落里,胖胖的学单簧管的男生大喊。

“我不要跟你分开,弟弟!”

“傻逼,我们俩不是只上暑假班么。”

“……哦,哦。”

肆亦妄为。

职业咸鱼级写手。擅长甜饼短打小剧场。
叫肆亦或是四一都行。
全职/凹凸厨。
产周江/林方/杰佣糖(大概x)。
欢迎点文什么的,因为平常没什么脑洞。
除了甜就是甜。【大概是条甜鱼了。
比心。

© 肆亦妄为。 / Powered by LOFTER